化燕归

可撩~

月老,你这是给秦一恒牵的谁的线,开心成这样?

亲友在我头扎辫子戴簪子,我却在冷漠地画这个

跟别人的轮流绘

我跟你說我就是渣渣,隨意看看吧


作大死发图,不好可喷


拿来搞笑的日常

但是我开始后悔了,他特么居然能在不组队的情况下,我一个天策轻功,贴着第飞,他一个丐帮,向着天空冲,他到底是怎么追的令我到至今都感到很费解。也不知道追了几下玩腻了还是追过了不知道,反正就是不见了。我也乐呵就飞回去继续任务,只是。在我气力值不够降低的时候,就特么刚好落在他旁边。我们默默地对视了一眼,无需多言,我立刻脚底抹油撒腿就跑。我尼玛……


来搞笑的日常

其实他把我的怪打死我是没什么所谓,只是在还是一个小白中的小白的我根本不知道嘛子是插旗的情况下,打了我一顿,我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(ಥ_ಥ)就这样被敦死了。他还好心(?)地对我说:“没事吧?”你来被打的满地打滚,鲜血淋漓试试!你试试!你试试!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!他说作为补偿,给了我一些小药,然而对于我来说这并没有什么卵用。盯了他三秒,立刻脚底抹油,甩起大轻功,跑了。看你怎么打我!你打啊!笨!


来搞笑的日常

任务可以重做,怪可以刷新,机智的我决定待在船上蹲怪,心想着等怪一出来就打死红名的。只是,当怪出来,我满怀期待的看到那个怪再次出来时,突然船的另一边,窜出一只丐。接下来的招式,简直了,各种姿势各种招,各种澎湃各种飘,屏幕里血花四溅,血肉横飞,我看着怪的血量直线下降。我有点蒙,这丫是谁?我看到躺在船上尸体模糊的两只怪,欧……太可怕了。(°ー°〃)打死怪后,辣只丐一个回眸看见了我,啊啊啊我要死了啊!麻麻啊啊啊!!!没想到,他默默地说了一句:“哦,你好啊”。好你妹!一点都不好!(´இ皿இ`)


来搞笑的日常

我媳妇儿(?),辣只秀秀用我的香港步入了江湖,本来想安安静静地当个美男纸(?)。在一次金水镇的任务,我遇到了第一个亲友。亲友的过程挺奇特(?)的。有个任务,拿着手帕向怪愣甩,我一开始不知道它什么意思,跟着导航(?)就到了任务点,两只小怪,一个红名一个黄名。我想都没想见怪就戳一枪,就酱紫在我迷茫的神情下,读着:“对方已经重伤,得饶人处且饶人啊。”这句话久久盘旋在我耳际,尼玛怎么不见任务加成呢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