化燕归

可撩~

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,是红色和蓝色

    雾气夹杂浓厚的血腥萦绕着整个洛道,据点的争夺战渐渐接近了尾声,恶人谷的进攻越发猛烈,指挥召集同盟集合,而我眼下的丐帮却让我抽不开身。
    回眸间,四目相对,我看到那个男人。他衣着银甲,身披红袍。手上的长枪泛着赤血般的红光,胯下的骏马高昂着头,仿佛对眼前的厮杀毫不在乎。
    男人熟悉的脸上带着血迹,看起来宛如地狱罗刹,眼神里却透漏出一丝难以理解的柔情。
    他缓缓地向我走来,一步步,带着不可否置的刚毅。
    难道,他愿意救我这个才与他见面过一次的人离开着水火之中吗?真是闻者悲伤,听者落泪,感及而悲者已。
    想来,当初第一次与他见面,是和我朋友,他不羁的笑容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之中,让人难以忘怀。
    他缓缓向我走来,像现在一样。
    仿佛是一个骑着七彩草泥马的王子一般耀眼。(并不)
    他高举起紫龙寂地,招式极为迅猛,银光划破苍穹,气势如虹,似乎枪下去,如破势竹。眼看我身前的丐帮就要中枪,口中掐紧的气却未敢落下,因为——利刃掠过丐帮的耳际,刺中了我的右胸口。
    疼痛立刻从我的胸口传开,四处串散。
    “为……为什么……”
     鲜血弥漫了我残破的道袍,他眼神里那温柔乡早已不复存在。
    雨,缓缓地下了起来,夹杂的血气却没有要充淡的意思,反而更加浓烈了。
    “我不过是为了完成我的任务,但是,更重要的是……”
     他在这里顿住了,抬头看着灰暗的天空,眼神里压抑着许多复杂的感情。
    暮然,他扭头看了眼丐帮,一声冷笑:“我差一个人头就能收集到一万个了,九百九十九个看着不顺心。”
   
    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,你忘了你跟我们是敌对阵营吗?哈哈哈哈!!!”待我回到了扬州的时候,朋友站在我的面前捧腹大笑:“所以呢?你被他撸了人头就是为了他那一万个人头?他想召唤神龙吗?”
    “很好,今天大战自己解决。”
    “别嘛,我让他给你做小药呗~”

不不不,其实这是我俩朋友发生的一个事儿,跟媳妇妇说着瞎编了个内心旁白,文笔不好,笑笑就好啦。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