化燕归

可撩~

今生只若如初见,ooc慎入

    没想到离闷油瓶出青铜门已经快两年了,那十年过得太紧促,到现在精神多少还是没放松下来。半夜惊醒的次数不计其详,烟真是毒害人心的好东西,做梦都想抽。就像军人上惯了战场,历遍了生死,总是想着回家休息过猪一样的生活,但真让他过了,就肯定没法呆着。没办法,人就是贱。
    但是每次惊醒后看到闷油瓶睡在我旁边,阳光透过窗帘印在他苍白的脸上镀了一层暖黄,古井无波的脸多了人味。我就会觉得安心,闷油瓶给十几年前的我第一感觉也是这个。
    蓦然觉得鬼门关里走的路,解的谜,废的神,都是值得的。
    我好像变了,又好像没变一样。沙海计划让我多了一份戾气,不,也许在带上三叔假面具的刹那我就应该有这样的觉悟。现在一切都结束了,我或许还能在茫茫沙海间挖到我那曾经天真“吴邪”,像以前一样在西泠印社旁边的古董店里面纠结着水费电费的缴纳单。
    到底是有些不一样了。
    想到这里才发觉到闷油瓶的目光,还是那样子,多了询问的意味。
    我往床头一瞟,才五点40。在发呆和睡回笼觉两个选择间,我决定跟闷油瓶商量一个很严肃的问题——早饭吃什么。
    自从上个月我和闷油瓶还有胖子三人在雨村打算回趟“老家”回味城市生活后,每个饭点吃什么东西成了我们最重要的日常。
闷油瓶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打开我们铁三角开的微信群给我。
   “天真!胖爷我今儿去你那耍两把,晚饭给爷上好酒肉!大花他们也来!告诉瓶仔加小鸡炖蘑菇!”
我一看乐了,什么日子啊?感情要聚会啊。是很久没聚过了,上次聚会还在我过生日那天呢。一晃就这么多天了。
   “小哥,我先去刷牙洗脸,待会搞清洁,你用我手机给黎簇还有苏万他们发条短信,让他们今天晚上过来吃饭。”
    我一下子从床上蹦去窗边打算开窗帘,又是一个早上了。
    闷油瓶趁我开窗帘那一下就凑到我额头蜻蜓点水地落下一个吻,阳光撒下,仿佛没有留意到刚才的一刻。
    清晨的阳光不刺眼,总是若有若无,藏在薄雾中等待城市醒来。空气中带着挂在绿叶的露珠那种清香凉意,吊兰还没有开花,但是长得很好,垂下的绿色瀑布缀上了白色,那些花苞在等待,等待绽放的那一刻,那一定就是最美的刹那。
   “吴邪,早安。”
   “早安,小哥。”

评论

热度(10)